当前位置:首页 > 新闻动态 > 教育资讯
聚焦作业 NO.3丨助学作业:赋予语文作业新内涵(温州初中语文“助学作业”课题组)
[ 编辑: 教务处 来源: 海城中学 发布日期: 2017-12-12 16:01:01 浏览次数: 1862 次 字体:???]

??? 作业是教学过程中不可缺失的环节,也是促进学生自主学习的重要方式。在语文教学中,作业仍是语文教学中最薄弱的一环。我们对初中语文语文作业现状作了一次调查,分析发现主要存在以下问题:

??? 语文作业不姓“文”,文本根基无处寻。许多作业只是“公共性”作业,无法激发学生对所学文本的深入思考。作业设计无法凸显文体特征、紧扣文本要点,有些作业虽然涉及文体文本特征知识体系,却陈旧老化,亟待更新丰富。

??? 语文作业不关“学”,作业对象不关注。很多老师心目中的作业就是练习册。调查表明,只有不到10%的教师会根据需要设计作业。作业应有针对性,既要针对课堂内容,又要针对学生的实际。然而因为作业设计缺乏针对性,无法真实诊断学生课堂学习情况。同时,作业没顾及学生的实际情况和认知程度,没考虑学生个体差异,很难诊断学情促进学生发展。 ?

??? 语文作业不配“教”,课堂教学少关联。多数教师的作业布置零散,无法整体设计。一是缺少作业与单元或课程的整体思考。没关注知识的连贯性系统性,也无法顾及课程对作业的具体要求。二是缺少作业与课堂学习的整体思考。没意识到作业与教学是有机整体,和教学环节有密切的联系。更无法通过作业来引领学生学习,使作业成为学生学习过程的重要推手。

??? 语文作业不重“能”,作业目标缺内涵。巩固所学的知识,是很多老师布置作业的目标。但是,如果仅限于此,必然带来作业功能、内容、形式的单一。作业必须着眼学生语文素养的整体提升,不仅关注语文知识的落实,还要注意语文能力的提高,学习兴趣的激发,学习习惯的培养和学习策略的指导。

初中语文作业重新认识及定位

??? 从“作业设计”走向“学习设计”。省教研室张丰老师主张:“作业的研究应该放置回学习系统中,与课堂学习与课外延伸学习紧密结合起来”。陈隆升教授在《语文课堂“学情视角”重构》中,主张建立语文作业与课堂教学的有效关联。

??? 在学习系统和学情视角启发下,我们认为“作业设计”要走向“学习设计”。作业应该是促进学生有效学习的支架与线索,要站在学生的立场设计语文作业,并运用该设计组织学习,作业应该回归学生本位,为学生学习服务。

??? “助学作业”赋予语文作业“新内涵”。本课题对助学作业作如下理解:助学作业是为了达成学习目标,根据文章体式和具体学情而设计的学习任务。作业包括课前作业、课中作业、课后作业,它们是一个具有内在联系的整体系列。作业是语文教学“链”上的环节,与课堂教学等其他环节有着密切的联系;它贯串并引领学生学习过程,是学生达成学习目标最理想的生成过程,影响着学生的学习方式以及成效。

??? 助学作业核心目的是帮助学生学习,因此助学作业侧重点非作业设计的形式技术,而是内容与功能。其不仅关注学生学习必要的语文知识能力,还关注对学生适当的学习策略及习惯的培养,从而构建以语文素养提升为目的、以语文能力培养为主线的作业助学系统。

初中语文助学作业设计原则及策略

??? 钟启泉教授认为,作业练习系统应坚持三大原则:基于课标、基于单元、基于差异。助学作业综合上述原则,还贯穿了“助学”原则。

助学作业内容选择的策略

??? 语文助学作业,把作业的内容作为作业设计的核心,从内容与功能着眼,紧扣语文学科与学生语文学习。助学作业内容的确定,主要从以下三点入手:

??? 以“文”定“作”:依文体体式,找文本特质。以“文”定“作”指的是根据文章特质来确定助学作业内容。教师对文章进行解读,筛选文中最具价值的点作为助学作业内容。解读文章考虑两点,一是文体体式,提炼有价值之处。二是文本特质,着眼于这篇文章中最具独特,富有价值的点。

??? 以“学”定“作”:懂学情之困,知学习之需。除了关注“文”,还要关注“学”。以“学”定“作”指的是根据学生的需要来确定助学作业内容。“学”分两点,一是学情之困,侧重分析学生在学习这篇文章这类文章时的困难点。二是学习之需,侧重分析学生在学习所需要的方法策略等。

??? 以“能”定“作”:明语文素养,重培养能力。助学作业特别注重课程标准提出的语文素养理念,语文素养体现到作业中,既包括听说读写能力,也有对学生未来必备品格与核心能力的要求。因此,语言能力、思维能力、审美情趣、文化品位等始终是助学作业追求的目标。

提炼助学作业设计方法策略

??? 双“一”策略:扣住一个点,形成一系列。一份助学作业承载一个助学目标,一份助学作业由一组或一系列作业构成。助学作业紧扣助学内容,设计课前、课中、课后系列助学作业。助学作业之间相互关联,相互衔接,一份完整的助学作业与一次完整的课堂学习相对应,让作业和学习融为一体。

??? 双“核”策略:教学的核心,助学的核心。助学作业具有双重目的,一是助学作业本身所包含的目的,二是通过助学作业所达到的教学目的。因此,助学作业是一篇文章或一次课堂教学的核心,同时,助学作业是这一助学内容的核心。

??? 双“观”策略:观照先后,观照主次。所谓整体原则,用整体的思想对待助学内容,把初中语文的所有助学内容视为整体。因此,面对多个助学内容,要“先后有序”,观照其顺序,先后安排;同时,要“主次有序”,观照其价值,舍次取主。

??? 我们形成了初中语文助学设计系统,具体如下图示:

初中语文作业的核心内容梳理及建构

??? 课题组分文体梳理了初中语文教材,结合教学实际,明确了初中语文各问题助学作业的核心内容要点(见P38页初中语文助学作业核心内容表)。

??? 经梳理形成的助学核心内容,突破并丰富了原先初中语文知识内容。这些核心知识形成序列,为学生提供阅读各种文本所必须的核心知识、阅读方法,让学生具备语文的关键能力(见图4)。

?

【图4】初中小说助学作业核心要点示意图

初中语文“助学作业”的功能类型及设计

??? 我们把助学作业按照其助学功能进行分类,形成了一系列助学作业。

帮助学生研读文本的助学作业

??? 读懂这一篇:帮助学生研读文本特质的助学作业。所谓文本特质,是区别于其它文本的标志性属性,即课文的独特个性,特定形式和特定内容完美结合的那个言语聚焦点。帮助学生研读文本特质的助学作业,就是利用助学作业,引导学生发现“这一篇”的独特之处,懂得研读文本的独特魅力。

??? 文本特质主要表现在内容、写法、思想、语言等处。比如小说《心声》在文本中嵌入契诃夫的《万卡》,是典型的互文性文本,此种写法初中仅此一篇。“互文文本”强调此文本与彼文本之间的关系,所以,想深入理解互文性文本,关键是找到两个具体文本之间关系。因此,设计《心声》的助学作业帮助学生学习研读“互文”的文本特质。

??? 学会这一类:帮助学生研读文体体式的助学作业。研读文本,还要让学生懂得根据文体体式去理解文章。让学生从“这一篇”发现“这一类”文本的共性,学会根据文体体式来解读文本,帮助学生深入理解这一类文章,达到举一反三、触类旁通的效果。

??? 然而初中语文的文体体式知识较为陈旧匮乏,小说只有“人物、情节、环境”小说三要素,散文只有“形散而神不散”等,这些文体知识无法完全帮助学生深入研读。于是,我们在顾及传统文体知识之外,引入学界研究新成果,突破并丰富了文体知识。比如在实用文方面,我们突破传统知识,变为访问和检索、整合和解释、反思和评价、拓展和应用等。

帮助学生学会学习的助学作业

????掌握金钥匙:帮助学生掌握阅读方法的助学作业。阅读方法,犹如进入语文世界的钥匙。然而在语文教学中,却不够被重视。因此我们探索出多种阅读方法,利用助学作业,帮助学生掌握。比如以“整合”思想为指导的“群文互读”,以对比思想为指导的“版本比较阅读”,以“文体”思想为指导的“思维导图阅读”等等。

??? 细化每种阅读方法,比如“群文互读”可以按主题、题材、风格、写法、作者等角度组群。“版本比较”有原文与课文比较、不同选本的比较、不同译本的比较等。比如余秋雨的《信客》,新版课文与旧版的不同,与作者原稿又不同,因此,设计助学作用,从版本差异中,带领学生解读文本(见表例1)。

?

??? 学会照镜子:帮助学生诊断学习效果的助学作业 。“照镜子”,是对事物的形象作全方位的反映,通过全面分析发现自己的优势与不足,提示下一步应该怎么做。

??? 助学作业,坚持作业与教学整体关联,犹如一面镜子,能全方位清晰照射出学生的学习成效。课前的助学作业,可以帮助学生了解学习的起点。课后助学作业,可以检测学习结果,诊断学习的问题(见表例2)。

?

【例2】小说《爸爸的花儿落了》课后助学作业(局部)

?提升学生思维与语文积累的助学作业

??? 对比思维:帮助学生传承文化与理解中西差异的助学作业。语文是中华传统文化的重要载体。字里行间的“汉字思维”,精炼而有味的汉语表达,典籍中先贤的智慧光芒,古诗文中的古典审美等。借助助学作业,帮助学生理解中华文化、中外文化的差异,比如《桃花源记》里陶渊明所建构的“大同世界”,与国外的“理想国”、“乌托邦”相似,于是我们设计了以下助学作业帮助学生比较思考(见表例3)。

?【例3】文言文《桃花源记》助学作业(局部)

??? 相似思维:帮助学生发展语言和享受思考的助学作业。思维发展与提升是学生语文核心素养的重要组成部分。我们主要从两方面着手,一是帮助学生从作品阅读中进行相似思维训练,一个是从语文实践中培养学生思维。通过助学作业,提升学生思维的敏捷性、深刻性、灵活性、独创性、批判性等。

??? 直觉思维:帮助学生积累语感与启发灵感的助学作业。直觉思维,是不经过推理而直接涉及事物的整体并迅速做出本质的认识过程。“只可意会不可言传”等无不彰显着直觉思维与语文学科有特殊关联。从某种意义上讲,直觉思维能力,是形成高水平语文能力的核心。

??? 直觉思维可以有意识加以训练培养,其中有效途径是引导学生自由联系与想象。《恐龙无处不在》特色在于跨领域的联系,于是设计助学作业,帮助学生学习作者善于联系的思维方式(见表例4)。

?

??? 助学作业,有效改变了学生对待作业态度,更好发挥作业的功效,提高了学生语文素养。同时,促进教师教学的变化,转变作业观,明确作业在教学和学习过程中的作用,掌握作业设计的方法和技术。研究成果,在国家核心期刊的发表,并由人大报刊复印资料《初中语文教与学》全文转载。随着课题的影响力及辐射力扩大,对“学为中心”课堂教学起到了很好的引领作用。

《温州教育》2017年第11期

?

?
上一篇:已经没有了
下一篇:聚焦作业 NO.2丨 基于“作业单”的互助课堂构建行动 (涂元柱)
龙湾区海城中学 版权所有 Copyright ? 2011-2014 ,All Rights Reserved 【怀念旧版】 在线留言
地址:温州经济技术开发区海城街道广场路181号 电话:0577-55885018 备案证编号:浙ICP备09000929号 总访问量统计:2784343